为个人和企业提供山东省17地市社保公积金代理服务、人事代理、员工派遣、企业猎头、招聘外包、企业内训、HR咨询等服务!
劳动关系    当前位置:首页 >劳动关系 > 正文

一张社保声明书引发的争议

作者:山东社保网  发布时间:2015-05-21  来源:山东社保网  浏览次数:

“处分性协议”指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发生劳动争议后,劳动者与用人单位通过处分自己有关合法民事权利义务,从而双方协商一致就纠纷处理达成的协议。法律鼓励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在发生争议时可以采取双方友好协商并自愿达成一致意见的处理纠纷。

  刘胡莹户籍在上海,是厦门市金日制药有限公司的一名促销员,一直就在上海浦东川沙地区的一家农工商超市里做该公司的保健品促销员,按照她的理解,身为一名上海人,在上海上班,在上海缴纳社保是理所应当的事,但不知怎么地,这么一件看来顺理成章的事到她身上却变成了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

  职工投诉

  社保一欠欠了九年

  刘胡莹是2005年1月开始进入厦门市金日制药有限公司做促销员的,当初和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时,她只注意了工作地点在上海,有固定的工资,就全然没在意这家公司注册在哪里的了。

  促销员的工作有明显的季节性,每逢过年过节,大家举家团聚,而刘胡莹却是最忙碌的时候。“刚上班时,每到节假日,我这里的生意不要太好哦,说实在的,我没少为公司创造效益。这两年虽然不如前几年,但我的业绩一直都是不错的,还被评上过先进员工呢。”说起自己为公司创造的效益,刘胡莹有充分的自信。也正是因为这些努力和成绩,使她多次和公司提出缴纳社会保险遭拒之后才会觉得“公司这么做太对不起我的付出了”。

  刘胡莹告诉记者,从2005年1月进公司开始,公司就从未为她缴纳过一天的社会保险,不仅如此,她的工作时间是做一休一,而且没有一天的带薪年休假。“我们做促销的,节假日是销量最好的时候,所以节假日我几乎天天上班,加班费到底有没有,怎么算的?说实话,我自己都不清楚。工资发下来都混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工资条,反正就是一笔糊涂账。”刘胡莹说,对于她来说,加班费什么都还是小事情,她最看重的还是那九年的工龄。

  “我在这家公司做了将近九年,但在社保缴费记录上却是零,我在职的时候一直跟他们提缴纳社保的事,他们就一直这么拖着,一转眼就那么多年了。现在我不得不考虑后面退休的大事啊,毕竟年龄已大了,再这样下去退休都成问题。”刘胡莹掐指算着,满足到龄退休享受养老金的条件是至少要缴满十五年社保,这被漏缴的九年在十五年中的占比可不小,再这么不明不白地干下去,到头来可是什么保障也没有。正因为此,在2013年后,她开始物色其他工作,希望尽快结束这份没有社保保障的工作。

  欠保不缴提出离职

  2013年9月,通过一段时间的物色,刘胡莹找到了另外一份促销员的工作,虽然工作内容、工作时间和之前的差不多,但这家公司能给予她最在意的社保缴纳的保证,因此,刘胡莹毫不犹豫地选择跳槽。

  当年9月25日,她向公司提出辞职,并告知因为公司一直不给她缴纳社会保险,所以她为自己的今后打算,不得不选择离开这里。公司很快同意了她的辞职申请,由于下家要求刘胡莹尽快拿到上一家公司的退工单,所以她到人事部门那里催促相关人员为其办理退工单。“我要入职的下家公司说没有上家公司开出的退工单,他们那里没有办法帮我办理入职,也就没有办法帮我缴社保。我一听就急了,就赶快找人事部门去办退工了。”刘胡莹回忆,办理退工时,公司人事拿出了一份终止(解除)劳动关系协议书让我签字,说是签好这个就可以当退工证明了,不然劳动关系仍继续着。“因为我的最后一份劳动合同是到2015年11月才到期,所以中途离职要签解除劳动关系的协议我觉得也没有什么不妥,而且单位说了,这就是退工证明,我想我是应该签收的。”

  之后,刘胡莹顺利地进入了新公司,新公司也按照法律规定,按时、足额地为其缴纳社会保险。虽然一切都走上了正轨,但刘胡莹的父亲闻知此事很气愤,认为女儿毕竟干了九年,如果一年工龄都不算,实在是太亏了。于是,她离职后没多久,就把厦门市金日制药有限公司告上了仲裁庭,希望能通过法律途径让对方补上九年的社保,并支付一定的经济补偿金。  曾经的协议成把柄原本以为自己的诉求合情合理,官司获胜应该也不存在什么问题,但是实际上维权的过程要比刘胡莹想象得困难许多。

  最终仲裁委没有支持刘胡莹的诉请,理由之一就是刘胡莹当作退工证明使用的终止(解除)劳动关系的协议书。记者在这份协议上看到,文件的第一项为公司和个人信息部分,第二项内容就包括:“鉴于甲乙双方经友好协商,一致同意解除/终止《劳动合同》。经甲乙双方自愿、平等协商,兹达成一致协议如下:1、甲、乙双方自2013年9月25日起解除劳动关系。2、甲方同意于本协议书签字后一个月之内一次性支付予乙方RMB(零),乙方承诺除该款项外,乙方放弃且不得向甲方再主张任何权益……4、双方确认除本协议约定的债权债务外无其他任何债权债务纠纷……”这份协议中的内容被认为是刘胡莹自愿放弃了相关权利,因此要追究赔偿变得无从谈起。

  除此之外,公司还递交了一份由刘胡莹本人签字的自愿放弃在厦办理社会保险的声明书,表示同意放弃公司为其在厦门办理社保。对此,刘胡莹认为这个选择并没有什么问题:“当初公司问我要不要在厦门办社保,我想我是上海人,又在上海工作,迟早应该在上海为我缴纳保险,为什么要缴到厦门去呢?而且公司言明是为我缴纳厦门那里的农村社会保险。我肯定不会到厦门去养老的,要厦门的农村社保有什么用,而且那里的社保金额和上海比起来差别太大了,我怎么可能接受?”这份刘胡莹眼里是个人正当权益维护的协议不想成了日后公司不缴社保的理由。

  刘胡莹说,她打仲裁和一审官司时,认为肯定能赢,哪知仲裁和一审均以签订协议放弃权利为由,裁判她输掉了官司。刘胡莹表示不服,目前她已提起上诉,并申请了法律援助。  

  记者调查

  公司回应:不是公司违法,是她自愿放弃

  记者联系到了全权处理此事的公司人事部王麒。他告诉记者,这件事情双方已经纠缠了很久了,主要就是刘胡莹一直要求公司给她缴纳上海的社会保险。王先生透露,这个要求对于公司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王先生认为,金日制药有限公司是一家厦门公司,当初和刘胡莹签的劳动合同也是从厦门寄过来的,属于直接用工。公司在上海没有分公司,在天目路这里只是一个售后服务中心,因此公司没有办法为其缴纳上海的社会保险。“我们也跟她商量过好多次,说如果她愿意,可以为她缴纳厦门的社会保险,是她自己不同意,所以我们也没办法。”当记者提出,她在上海工作,也是上海人,缴纳厦门的社会保险对她一点用都没有时,王先生表示,现在社保可以统筹转移,厦门缴的也可以转到上海来用,但是王先生也认可记者提出的两地之间存在缴费数额上的差异。

  采访间歇,记者也听到有其他促销员前来询问在上海缴纳社会保险的问题,公司方面的相关人员亦回答无法在上海缴纳社会保险,只能在厦门缴纳社保,如果自愿放弃厦门的社会保险,可以获得一百多元的社保补贴。记者就此询问王先生:“既然你们在上海要用那么多促销员,为何不在上海找一家人力资源服务机构代缴社会保险,或者设立一家分公司呢?”王先生回复称:“确实有此打算,只是现在还没有具体操作。”

  对于刘胡莹提出的经济补偿的问题,王先生认为,当初是刘胡莹自己主动提出的辞职,既然是辞职,按照相关法律就不存在补偿不补偿的问题,而且当初也已经签过一份协议,表明是协商一致后的解除,不存在任何经济上的争议。

  放弃社保声明书:放弃可获补贴

  正如记者在采访时所听闻的那样,在厦门市金日制药有限公司内,自愿放弃厦门社保的都需要签订一份《自愿放弃在厦办理社会保险声明书》。记者在这份声明书上看到,内容大致为:“本人已收到厦门市金日制药有限公司《关于办理社会保险的通知》,知晓国家和社会保障有关法律、法规、政策以及公司要求员工参加社会保险的有关规定。由于本人已通过其它方式参加社会保险,自愿放弃在公司所在地———厦门参加社会保险!公司予以的社保缴费补贴金额RMB131.54元整请与工资一起发放,由本人自行缴交。由此造成一切责任和后果均由本人承担,与公司无关。如为此产生劳资纠纷,本人愿意将此部分社保补贴金额全部返还公司,并承担公司的诉讼律师费以及人员差旅、食宿等费用。”在声明的落款处,有员工本人的签名和手印。

  专家观点

  自愿放弃社保无效

  上海言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念宏律师认为,就我国目前施行的相关法律来看,《劳动法》第七十二条规定:“社会保险基金按照保险类型确定资金来源,逐步实行社会统筹。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必须依法参加社会保险,缴纳社会保险费。”《社会保险法》第八十六条规定:“用人单位未按时足额缴纳社会保险费的,由社会保险费机构责令限期缴纳或者补足,并自欠缴日起,按日加收万分之五的滞纳金;逾期仍不缴纳的,由有关行政部门欠缴数额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的罚款。”

  从上述法律规定可知,社会保险是国家强制保险,为职工办理社会保险是用人单位的法定义务。无论是用人单位还是劳动者都不能随意处分这项权利义务。本案中,异地经营的厦门市金日制药有限公司虽然与刘女士在自愿、协商一致的基础上,签订了放弃缴纳社会保险的协议,但这种协议本身是违反法律规定的。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二十六条规定:“下列劳动合同无效或者部分无效:……(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因此,作为无效协议,对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双方都没有法律约束力,公司仍然应当承担为刘女士的缴纳社会保险的义务,将社保转化成货币补贴给职工是错误的,也是对职工的不负责。

  处分性协议一般情况下“落笔无悔”

  上海林峰律师事务所主任林峰律师认为,在劳动合同解除或终止时,不少用人单位会与劳动者就劳动合同解除或终止事宜签订处分协议,包括劳动报酬的支付以及加班费、经济补偿金或赔偿金等进行一次性解决。但是,在用人单位依照该协议履行完毕后,劳动者往往以该协议无效等理由起诉,要求用人单位依照法律的规定履行支付劳动报酬、加班费、经济补偿金等义务。从该类协议的性质来看,应当属于处分协议。本案的争议焦点就是关于“处分性协议”的审查问题。所谓“处分性协议”指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发生劳动争议后,劳动者与用人单位通过处分自己有关合法民事权利义务,从而双方协商一致就纠纷处理达成的协议。法律鼓励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在发生争议时可以采取双方友好协商并自愿达成一致意见的处理纠纷。但对于双方达成协议后一方又反悔,并主张协议无效,就产生对处分性协议的审查问题。

  对于处分性协议的审查,与双方为了建立、变更劳动关系而订立的劳动合同的效力审查有一定区别。一般劳动合同在订立时,由于劳动者对自己在履行劳动合同过程中所享有的具体劳动权利及承担的劳动义务尚未明确,法律为了防止用人单位利用自己优势地位,运用格式合同的方式,排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限制用人单位的应尽义务,规定了较为严格的审查标准。《劳动合同法》第二十六条规定了三种劳动合同无效的情形,其分别为:(一)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或者变更劳动合同的;(二)用人单位免除自己的法定责任、排除劳动者权利的;(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对于一般劳动合同的效力审查,应依照《劳动合同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进行审查。

  对于处分性协议,由于处分性协议一般订立时系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就劳动合同履行过程中就某个事项发生争议后达成的。争议发生后,劳动者对于自己应该享有的具体权利已经比较明确(如劳动合同解除权、经济补偿金请求权等),劳动者依据自己具体享有的权利结合自身情况,可以通过放弃部分民事权利的方式,经与用人单位协商一致达成处分性协议从而达到协商一致解决纠纷的目的。该协议如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均应受协议内容约束。对于处分性协议的效力审查,仅需按照《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审查双方达成的协议有无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的情况下签订的或存在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的情形,或者存在违反法律或者社会公共利益、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情形存在。如果不存在此类情况,则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条: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就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办理相关手续、支付工资报酬、加班费、经济补偿或者赔偿金等达成的协议,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且不存在欺诈、胁迫或者乘人之危情形的,应当认定有效。

  前款协议存在重大误解或者显失公平情形,当事人请求撤销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此外,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从实际权益来看,刘胡莹若反映属实的话,其权益确实受到了侵害,比如加班报酬、未休年假补贴没享受到等,尤其是她是因为单位不缴社保而不得已提出辞职的,也没有获得任何补偿,包括社保的损失。但可惜的是,因为签了放弃书和一份“协议”而陷入被动,协议确实排除了她的权益,但如何来证明这份协议是受到胁迫和误解的,这将是一个难点。因此,作为劳动争议的双方必须意识到:1、作为劳动者在与用人单位协商解决纠纷时应对自己享有的合法民事权利以及如何处分自己的民事权利有清醒的有充分的认识。2、如系经双方协商一致自愿达成的处分协议,双方均应本着诚实信用的原则严格按照双方约定的协议内容执行。

版权保护  |   隐私声明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版权所有:山东12333社会保障网
办公地址:济南市历下区二环东路3966号东环国际广场B座2305室
咨询电话:0531-58051072 传真:0531-89605206
备案序号:鲁ICP备1234567890号  © 2014 12333sd.com 免责声明  技术支持:济南搜索在线